IT硕士学位仍失业18个月 墨尔本华男:我只想有份工作

0

1
当Linda Yan从学校里接回孩子,并把购物袋放在长凳上时,她的心情很好。但她随即看到丈夫颓坐在椅子中。她看到了他脸上的神情。她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凝重了。

Yan轻轻地对丈夫说:“我们再努力努力。你明天再去试试。”之后,在上床睡觉之前,Linda一直冷静地安慰着丈夫,以让他摆脱满脑子的忧心和焦虑。

但Linda有时也会失眠。她得支付账单,得养小孩子,而她的丈夫Anthony Ang迄今已经失业近18个月了。“他每天都会发简历和长长的求职信,但是没有任何结果。他的压力很大,这也影响到我。我也感觉很有压力,并且同样地沮丧。”
持有IT硕士学位的Ang曾在一所大学工作了8年,直到校方为节约开支决定不再与他续约。为了换一个职业,他也进行了与网站开发以及行政管理相关的学习。他称,对于他和他的妻子而言,失业这么长时间是一段非常难捱的时间。“她也很绝望。我们看不到希望。我不介意薪水有多低,我只想要有份工作可做。”

作为一个政治议题,失业是一个用数字说话的问题:而今维州有逾21.1万名找工者,失业率达到了6.8%。但是失业也在其它更加难以量化的方面影响着人们,比如给家庭成员带来的抑郁情绪。

在一项最新的研究中,研究人员与1.3万名澳洲人进行了深入的访谈,之后发现,当家庭中有人失业时,女性往往比男性更加沮丧和焦虑。

墨尔本大学的研究显示,当一个男人失业时,他的女性伴侣的精神健康就会急剧恶化。但当女性伴侣失业时,男性的情绪几乎不会有任何波动。

研究还显示,在父母失业时,15-20岁的年轻男性几乎不会感到担心,但同龄的年轻女性却会受到情绪方面的影响,尤其是在母亲失业之时。

这份报告的合著者,《澳洲家庭、收入和劳动力动态》(Household, Income and Labour Dynamics in Australia,HILDA)调查的总监Mark Wooden教授称,最新的研究得出了出人意料的结果。“对于失去工作的人来说,失业是一个非常让人有压力的事情。但是这也会影响到其它的家庭成员。这是非常性别化的研究结论。”

欲寻求帮助,或查看相关信息,请登录beyondblue.org.au。

小编乱语:看图片这位仁兄应该人到中年,无论如何,这个时候失业都是一件很悲伤的事情。而且这个事情往往也不是人能控制的,那我们该怎么办呢?小编突然觉得说什么好像都很苍白啊!

本文地址:,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匠心移民留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