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玉凤(凤姐):恋人赶我坐最后一班公交回纽约

0

罗玉凤,中国重庆市綦江区人,因参加相亲节目并发表一系列雷人言论在网络上走红,被人称为“凤姐”。现居美国,在纽约做美甲工。在7月15日时,凤凰新闻发表声明:凤凰新闻客户端正式邀请网络红人“凤姐”——罗玉凤作为签约主笔。并称“凤姐”将定期在凤凰新闻客户端发布独家主笔文章。接着就有人质疑“凤姐”的能力是否担当得了主笔,更有网友直呼“凤姐”变“凤凰”。本片文章即为“凤姐”以主笔的身份发表于凤凰新闻的文章。

纽约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也是人口最多的城市。纽约人自称纽约客,纽约客的标记是冬天一身黑,黑衣黑裤黑皮鞋,夏 天就随意了。如果你在冬天穿得花花绿绿,夏天背一块“I LOVE NEWYORK”的T恤,毫无疑问,你是乡下来的!在纽约,年轻人住下城,有钱人住上城,老年人住长岛。

纽 约唐人街是全纽约房租最便宜,交通最方便,周边环境最佳(靠近商业中心,酒吧等娱乐场所),却最为鸡肋的地方。一是环境太差,开门见垃圾。二是福建广东人 饮食我们真的不习惯。不过唐人街有个德昌超市,里面食品应有尽有。广东人开的,我每次去买东西,他们用广东话告诉我价钱。我楞了半晌,然后说:讲国语。于 是他们用普通话再报一遍,非常有趣。广东煲仔饭不错,三块五美元一份。格兰街和摆也街有卖。唐人街标志性建筑是曼哈顿桥和孔子大厦。站在曼哈顿桥边的楼房 阳台,看公园里游戏的人,恍如北京。

我在唐人街住了3年,酸甜苦辣都有,不过总的来说爱的多。孔子大厦旁 边是孔子像,对面是林则徐像,顺着林则徐像往下走,五分钟到布鲁克林大桥。大桥虽然灰扑扑的,跟金门大桥没法比,不过也算宏伟。布鲁克林大桥往南,是自由 女神像,往北是曼哈顿美景。冬天,布鲁克林大桥殊无景致。夏天,满地鲜花盛开。郁金香和水仙争奇斗艳。桥头公园有榆树。春天结满榆钱儿,可惜树太高,够不 着。穿过公园,是百老汇街。顺着百老汇往下,不远是世贸遗址。这里可见华尔街,十七码头,自由女神像。

从唐人街坐6号地铁往上,不久到astor place,东村。不到东村,不知纽约,纽约是男人的天堂,女人的地狱!!!重要的事情用三个标点。

要 问全美剩女最多的地方,是纽约,要问全美男人最快乐的地方,是纽约。要问全美最难嫁的地方,是纽约。东村一个套房月租3000美金,什么概念?华人在中餐 馆做厨师或布鲁克林做美甲,一半人月收入不到三千。东村街道布满酒吧、餐馆和指甲店,是找乐子的好地方。2013年国庆,我从东村走回唐人街,路上随时会 窜出一名帅哥,喝得醉醺醺,吓人半死。酒吧音乐吵吵闹闹,很不习惯。一到唐人街就安静了。很多女孩在东村租个房子住下来,梦想钓到金龟 婿……^_^…..

纽约女人比男人多21万,这本身就是噩梦,更可怕的是很多男人四十岁之前根本不考 虑结婚。他们“wants to date but not hing serious”。只约炮不恋爱。《北京遇上西雅图》里,周逸接受了哈佛毕业生捐精。我不知道这是臆想还是确有其事。现实生活中几乎不可能。我什么样人都 见过,哈佛,耶鲁,哥伦比亚,普林斯顿,只要不结婚什么话都好说,所以我说这也是然并卵的东西。要约炮什么货色都有,帅的,高学历的,年轻的。金发碧眼一 米八,妥妥的高富帅,一说结婚全跑了。有的一跟我说话就是,我们sex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我对结婚没有兴趣。有的对我说,你可以边跟我约炮边找男朋友, 我一点儿也不会耽误你。@_@…

我在网上碰到一哈佛商学院硕士。他说约吗?我说好啊。他说是我去你住处呢?还是你到我住处呢?我说我不去你住处,你也不来我住处,我们公共场所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_@。。。

有个18岁高中生在网上找我,说约吗?我说好啊,你有钱吗?他说跟你做爱还要给钱啊?没想到你这么物质。我说我是问你有没有开房的钱?他说不用,我有自己的房间啊。我父母不在家,你可以过来。@_@…

我约过条件最好的一个,是法学博士,比我小一岁。迷人的蓝眼睛,活像画上走出来的模特。刚开始我以为他是硕士双学位,后来才知道是博士。因为他还在读,我被朋友说过一阵,但我觉得,既然人家条件好,我就应该好好把握。

也许有人会对我羡慕甚至嫉妒,因为我可以和什么哈佛耶鲁高富帅约会。但是这些人都没有跟我结婚,我三十岁依然孤身一人。所以我说:然并卵。

我 交往过两位男朋友,一位34岁,照中国人的思维,这个年龄已经很大,应该着急结婚了。但我错了。交往一阵后,我发现他每天做些什么事我根本不知道。我只知 道他和朋友住34街,没有结婚,是服装品牌经理。他经常出差,经常参加聚会滑雪……后来我领悟到参加聚会的意义就是结识更多的女人。我问他是否有跟我结婚 的打算,他说没有打算结婚,也没有打算交女朋友。他只是把我当作普通朋友,之后他还厚颜无耻地希望我们继续交往下去……

我 交往的第二位,32岁,中东人,会计师。我觉得他不是美国本土出生,从外国来,应该跟我一样艰辛,会愿意结婚才对,但我又错了。我觉得他刚开始应该是喜欢 我的。只是后来,那天晚上十点,他说他第二天要工作,命令我回家!那是新泽西,地址偏僻,人员复杂。我说我会很努力不打扰他,他说他已经给过我机会了。我 坐最后一班公交车回家,再也没理过他。

愿意跟我结婚的人也有,只是考虑再三,我放弃了。对方是留学身份,没有我的帮助,他没有办法留下来,我会很累。

纽 约这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大苹果”,给了我们很多机会。Opportunities,更好的工作,更多的人脉,更广阔的事业。它有我们梦想的一切,只是不能 梦想在这里结婚。当一个48岁的未婚女人对我说,有男人说如果爱他,就要爱他的狗。当我约会对象中百分之九十都要求一见面就SEX,而且是到我住处SEX 的时候,我对这个城市,不知道是希望,还是绝望……


网友评论:

“凤姐的文章就像网络混水中的一股清泉,真实,清彻透底。”

“从罗玉凤眼中看纽约。比我想象的更加真实,更加喜欢凤姐了。”

“原来凤姐变了”

“ ‘当我约会对象中百分之九十都要求一见面就SEX,而且是到我住处SEX的时候,我对这个城市,不知道是希望,还是绝望……’。凤姐,你太励志了!”

本文地址:,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社会物质财富的生产和集中,达到了这样一种程度,它令一部分人产生了一种错觉,即:人的存在是平常的,天经地义的,人活着就应该是幸福的,也自然会有幸福。

作者主页 邮箱 微博 腾讯微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