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抢厕纸的迷惑行为,写在人类的本能里

0
2020 年,一道医学题目摆在全世界人民的面前:面对疫情,以下哪几项是正确的:(   )A、宅在家里B、勤洗手

C、打喷嚏朝向肘部

D、疯狂囤厕纸

这道题显然不难,但遗憾的是,很多国家的考生把多选当单选,而且成功绕开所有正确选项,朝向厕纸一骑绝尘狂奔而去。

比如自由而狂野的澳大利亚人民:

当然还有永远保持绅士风度剩了三卷的英国人民:

以及为了不耽误您时间而没列出来的勤劳善良而满心恐慌的各国人民,以下省略几十幅图片、十几个文字。

不得不说,外国友人抢着抢着,自己就笑了起来。

推特网友:论澳洲人民如何对抗新型冠状病毒

这种革命乐观主义精神还是很可贵的。

但问题是,这种行为真的很可笑么?

囤纸,以最轻成本的方式找回控制感
面对未知的疾病,人会本能地想着「我该做些什么」。经济行为学家丹·艾瑞里对这个问题阐述得非常清楚,他总结说,这个叫「可预测的非理性」。意思就是说,消费者的很多行为都是不理性的,虽然不理性,但是有规律。

医生:很不幸,你感染了新冠病毒

患者:不可能,我明明有 40 箱水和 200 卷厕纸

如果跟人类曾经面对传染病时的所作所为相比,抢购厕纸真算不上什么。

  • 中世纪黑死病流行,勤劳善良的巴萨罗那人民做了一根长达 6.4 公里的蜡烛,围住城市,希望它能保护自己的城。
  • 1665 年,伦敦大鼠疫。英国著名的伊顿公学让学生抽烟,期待以此防控疫情。
  • 19 世纪霍乱流行,英国著名的公共卫生专家埃德温·查德威克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把全伦敦的大便都弄到泰晤士河里去。
  • ……

面对疫情,人类总是本能地想要做一些事情,不管它看上去合理与否,以此在失序的世界中找到一丝来控制感。

厕纸具有「价格低廉」、「难以替代」、「储存期长」、「总会用到」的特点。人们选中它作为囤货对象,仿佛冥冥中的注定,和日本地震时国人抢购的「盐」有异曲同工。

当疫情已经失控,厕纸也许成为了人们心中秩序感的寄托。

据澳大利亚对话新闻网(The Conversation)报道,来自昆士兰科技大学公共卫生与社会工作学院的专家 Niki Edwards 称:

厕纸能给人们带来一种控制感,让人觉得可以在卫生和清洁方面占据主动。

囤厕纸背后有历史与真实恐慌
为什么,偏偏是厕纸呢?「谣言」这个选项第一时间出现在我们的脑海里。解释此次伴随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厕纸抢购风潮,需要从我们的邻邦日本说起。

根据人民网的报道,勤劳善良的日本人民中流传起了这样的谣言:「生产口罩和厕纸会用同样的原材料」、「中国受疫情影响关闭厕纸出口」。

尽管,日本造纸厂第一时间站出来解释,生产口罩的原料是无纺布,生产厕纸靠的是纸浆,抢厕纸的风潮也没能停下。

也有日本网友做了一个统计,2019 年 12 月,日本厕纸自给率是 96%,而 2019 总的自给率是 98%,因此并不存在短缺问题。

辟谣之后,厕纸抢购仍大流行,这也许与日本历史上曾有过多次厕纸抢购风波有关。

网友在马斯洛需求金字塔的最底端

增加了 Toilet Paper (厕纸)一项

上个世纪 70 年代,石油危机,原油价格上涨,厕纸的价格被认为与原油价格相关。时任日本通商产业大臣中曾根康呼吁「节约纸张」,以此拉开了日本历史上第一次厕纸骚动的序幕。

当时的商家打出「低价纸张即将售罄」的招牌,配合大众媒体的报道与不实传闻,日本民众不得不在一个较高的价格下储存了很多厕纸。

然而,当时日本纸张产量和今天一样,是稳定的。

1995 年阪神大地震、2011 年东日本大地震,日本一再出现了厕纸抢购热潮。试图去设想下,在天灾之中,上厕所还买不到手纸,是如何一种雪上加霜的景象?

「遇灾囤纸」的消费行为,在震后得到了不断的巩固。

2014 年开始,日本经济生产省会在每年防灾日(9 月 1 日)前一天,进行囤纸宣传。

正所谓,官宣囤纸,最为「致命」。

日本经济生产省称:「如果有(纸)的话,就不会有后顾之忧虑」。

并且,官方公布了这样两个结论:

  • 阪神大地震最困扰灾民的不是吃穿,而是缺少厕纸;
  • 40% 的厕纸在静冈县生产,如果一县受灾,全国厕纸可能存在严重短缺。

而最近一次的宣传,就在 2019 年 8 月底。

这样也许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消息得到辟谣后,日本民众仍把货架抢购一空。由于天灾人祸造成的厕纸短缺,给日本的这一代人留下的不可磨灭的印象。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蔓延,抢购厕纸的风潮也蔓延到了澳洲、美国、英国、加拿大…….

我们很难结合每个国家的国情一一追溯到底是什么造成了抢纸的局面,但一项数据似乎可以对此现象作出一定合理化解释。

2018 年的一项针对「每人每年厕纸使用量」的调查揭示了世界厕纸消耗的排行榜,此次疫情因为抢厕纸出名的日本、澳洲、美国、英国不出所料地挤入了前 5 名:

  • 美国人均 141 卷
  • 英国人均 127 卷
  • 日本人均 91 卷
  • 澳大利亚人均 88 卷

咱们中国人不过区区 49 卷。这个数据显示,似乎发达国家确实更费厕纸。

当第一个人开始囤纸所有人都焦虑了
凡是遇到这类难以回答的问题时,摸索过程总像是攀登险峰一般痛苦,而大家也通常会发现,心理学家总在山巅上微笑着等着我们的到来。法国心理学家勒庞有过一本经典著作,它的中文译名《乌合之众》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勒庞解释说,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会有鲜明的性格特征,但是一群人聚在一起,就会表现出情绪容易激动、做决定随大流这些表现。

关于这个问题有个更形象的表述,叫「羊群效应」:羊群平时乱哄哄的,但是一旦有一只羊窜了出来,一路狂奔,其他的羊都会跟着一起跑,根本不问为什么。

看起来,这个理论跟《乌合之众》很有几分神似。

现在我想问你另一个问题,为什么可口可乐销量这么好,但是可口可乐公司还是要推出那么多新口味的产品,让你在超市里目不暇接?

原因很简单,超市对每种饮料总要摆几瓶,产品种类越多占地方越大,就能让你看见可口可乐这个商标的次数越多。而厕纸这种产品就天然有同样的特点:特别占地方、特别显眼。

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的格雷斯教授解释说,你试想一下,如果货架上少了 50 卷厕纸,那将是多么震撼人心的事儿。

这种场景被谁看见了,都忍不住冲上去一起买买买,于是我们就成了羊群里的一只羊。

可是,这种思维方式有啥医学上的依据么?

还真有。

在咱们的大脑里有个叫「杏仁核」的东西,负责处理负面的信息。

它起源非常古老,可以说是进化的遗产。当人们面对威胁和情绪刺激的时候,各种本能反应都来自于杏仁核。

杏仁核在加工负面信息时,占用了一定的认知资源。

而人的认知资源是有限的,当它们都集中到了杏仁核,负责「理性加工」的前额叶资源就不够了,导致人们作出非理性的决策。

面对恐惧的时候杏仁核赢了,继而就会指引勤劳善良的人们做出一些不理性的选择,比如玩命囤厕纸。

那么,新的问题出现了,谁加速了恐惧?

 

社交媒体,让焦虑发生传染
不得不说,此次疫情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发生在网络时代的全球性传染病。疫情信息的传播速度之快,是历史上任何一次传染病都不能相提并论的。当人们在社交媒体上看到 「厕纸门」的话题下,一个又一个空空荡荡的厕纸货架,你真的忍得住不把剩下的两卷厕纸带走吗?

莫纳什可持续发展研究所澳大利亚行为学院的主任 Liam Smith 教授和他的研究员 Celine Klemm 在接受《卫报》的采访时称:

媒体(尤其是社交媒体)可能使人们对即将到来的新冠肺炎感到无助。社交媒体加剧了人们的恐惧,这种恐惧在某种程度上似乎比病毒传播得快。
他们表示,「即使作为行为研究人员,我们也无法抗拒购买厕纸的冲动」。「厕纸售罄」的信号,一次次刺激勤我们的杏仁核,让它一次次沉浸在几百万年来被传染病支配的恐惧之中。

抢厕纸,就这样自然发生了。

我们分享着同一个星球,我们拥有共同的进化遗产,我们生活在同一个时代,我们面对着同一场灾难,而我们怀着同样的企盼。

抢购厕纸也许是个笑话,但请心怀善意的微笑。

因为这事虽小,但却反映着人类一再走过的弯路,和我们共同的命运。

本文地址:,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传销很容易识别,但消费主义的陷阱并不容易躲避

作者主页 邮箱 微博 腾讯微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elong手机卡

价格便宜信号好(Telstra信号)。

使用此链接,可以获得20元Credit。 详情

.

Shop Back

通过此网站购物有回扣,可购买5%折扣的Woolworth礼品卡。

使用此链接可获得5元现金(满20元后提取)

.

澳洲运通信用卡(AMEX)

澳洲最有积分价值的信用卡,每年有多次购物优惠活动。

使用此链接申请,可获得6万积分(大概相当于440澳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