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浩白话校长”事件,是美国搞的阴谋!

0

看到网上那么多人对北大(专题)校长冷嘲热讽,搞得民声鼎沸,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临时决定,勇敢捉刀,以第一人称,为“白话校长”起草一份解释说明。

第一点,要说明的是,我们是大学,是大学中的大学,不是小学,不是幼儿园。既然是大学,就要在大处着眼,不拘小节,把“鸿鹄志”念成“鸿浩志”,把“莘莘学子”念成“菁菁学子”,把“谆谆教诲”念成“dundun教诲”,算不得什么大事,要建设世界双一流大学,不要对小枝小节斤斤计较。

所以,大学校长要做大学问,做大师,做大事业,不能像小学生那样只知道写几个、识几个汉字,那不算什么本事。我认为,白字校长当中国最好的,文化积淀最沉的大学校长,应该成为佳话,而不是笑话,体现了北大的包容并蓄。

第二点,这个事情主要不是我的错,是秘书的错。秘书写稿子的时候太过于迂腐,总想弄点文绉绉、雅不溜秋的东西,喜欢用些典故,卖弄文采。这种文章和稿子,很不符合我们改进文风的要求,我们要向农民学习,要用老百姓听得懂的话,怎么能讲些脱离群众的高高在上的话呢。

特别要强调的是,这个秘书是我们校长办公室的临时工,此事发生之后,我们已经对其进行了严厉批评,并给予开除,不再续用,大家也就不要再纠缠此事了。

第三点,有人将我此前的白话事件也翻出来了,说我在77、78级入学40周年纪念大会上把乳臭未干念成乳臭(chou)未干。我认为,这个有扩大化的嫌疑,看一个人要全面的看,既要看功,也要看过,既要看缺点,也要看长处,我讲了这么多话,绝大多数是念对了嘛,念错字的毕竟是极少数嘛,不能抓住一个缺点无限放大嘛,谁也无法在显微镜下生存。

第四点,有一些人又在说什么,中关村三大“白字校长”,今天终于凑齐了。把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白字事件翻出来:《赠梁任父同年》:“寸寸河山寸寸金,侉离分裂力谁任?杜鹃再拜忧天泪,精卫无穷填海心。”顾秉林在念这首诗时,在“侉”字上卡了壳。

把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白字事件翻出来:纪宝成在欢迎台湾(专题)新党主席郁慕明的欢迎词中说:“七月流火,但充满热情的岂止是天气。”而“七月流火”是指天气渐凉,不是指天气炎热。

我想说的是,虽然我们三个校长都搞错了,但是必须承认,全国大学校长的主流是好的,是有文化有涵养的,我们三个人绝不对代表全国高校校长的文史学识水平。我们要学会看主流,宣传主流,弘扬正能量,不要只盯着支流,宣传负面和负能量。

第五点,如果我们一定要用学究的方式来讨论我的“白话”之错,我认为也不一定是错的,甚至真理在我这边。

据张三和李四两位国学专家研究,在炎帝时期“鸿鹄”就读作“鸿浩”,在黄帝时期“谆谆教诲”就念作dundun教诲,到了尧时期“莘莘学子”念成“菁菁学子”,舜时期把乳臭未干念成乳臭(chou)未干。

只是后来历史变迁,民族融合,意思和发音都改变了,只不过我们都不知道罢了。我这样念,其实是在致力于传统文化的伟大复兴。

第六点,我必须要强调一点,“白话”事件本来是不足为道的,为什么网络上卷起那么大的风浪?我想,这一定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搞的一场阴谋,是故意把北大搞丑,搞臭,搞得声名狼藉,他们乐见如此。

更何况在中美贸易战关键节点上,不是美国搞的阴谋,又能是什么呢,一定是美帝搞的鬼,大家要时刻保持清醒。

第七点,我们要乐观积极,这次“白话”事故,让我们花了多少钱的广告也没有达到的宣传效果。虽然高校里很多人知道我们搞北大120周年庆,但社会上很多人不知道,也不关心,但“白话”事故,让全社会、全世界的眼光聚集到北大上来,为我们校庆做了一次免费的宣传。

我个人认为,我虽念错几个字,但价值连城,相当于给学校节省了上亿的广告费,这也算作我对学校做的一点贡献吧。

第八点,所以说,我们不要难过,我也再难过,无论受到什么挫折,都一次次地证明,北大或成最大赢家。

第九点,总之,白话事件,对我个人,对北大,都算不得什么,只是一点小小的挫折。只要不能将我们打倒的,都只会使我们更加强大,我个人、我们北大会更加强大。

本文地址:,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我投绿党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我赞同绿党,而是我既讨厌工党也讨厌自由党。

作者主页 邮箱 微博 腾讯微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匠心移民留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