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胖、咪蒙、吴晓波、凤姐:绞杀中产精英的四大新宗教

0
越是简单的行为,越是可以找到各种复杂的解读。城市马拉松大热之时,也一度被称为中产阶级的新宗教。有人说,这是中产阶级的一种群体身份的自我强化。中产阶级希望通过跑步,这种简单而又时尚的运动,把自己和跳广场舞 的大妈们区分开来。并借此抱团成一个有品位的群体,去挑战陈旧而又腐朽的城市景观。

但跑步就像人生中的很多选择一样,为了健康,为了快乐,抑或是追寻想象中的意义。跑步就是跑步,和宗教的关系实在不大。

深谙人性与传播之道,通过极具个人色彩的观点或煽动性的文字,在微信公众号顶端摇旗呐喊的咪蒙、逻辑思维们,吸引了 众多粉丝追随。

但和跑步一样,公众号到底只是公众号而已。当人们从手机上抬起头,终究都会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现实。

在装逼心理作祟下,驱使浸淫在朋友圈的中产阶级开始追赶最时髦的的思想智库:「罗辑思维」+「凤姐」+「咪蒙」+「吴晓波频道」。

这事儿说来奇怪,就像集齐龙珠便能召唤神龙一般,深谙这4个号的人能轻松把朋友圈门外汉打落在鄙视链底端,直接导致这4大公众号的调性占据了微信群及朋友圈话语权的制高点。

他们以观点化作一击必中的矢向标迅速感染无抗体人群,在用户出现短暂脑袋发懵或刹那情感共振后,文字伪装成的“病原体”迅速登陆受众潜意识,烙上极易辨认的标签,成为极易辨识的症候群。

一旦携带者试图寻找存在感或博得认同就能马上检索出来塞在谈吐中验明正身,从而打通自己在社交网络某处的郁结。

即便你仍然嘴硬的瞧不起,内心再也无法轻视她们,是的,多数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五霸已经攀爬在公众号生态的顶端摇旗呐喊,之所以能突破重围一跃确立自己荼毒中产阶级新宗教的地位,颇有点《射雕英雄传》中东邪西毒南帝北丐的意味。

东邪「罗辑思维」  

「罗辑思维」 邪的有点厉害。

罗胖是个十多年的媒体人,圈子混久了,牛鬼蛇神都练过手,豁出老脸后,手法凌厉的捏住那些“裱”着互联网思维却脑中知识体系混乱人群的软肋,一边抽取不菲的会费,一边挂羊头卖狗肉做着二道贩子。

《罗辑思维》主讲人罗振宇

▲《罗辑思维》主讲人罗振宇。

他的套路是:常常举例乔布斯、凯文·凯利、吴伯凡等人很牛逼——我发现了他们很牛逼,所以我也很牛逼——你能发现如此牛逼的我,你就比身边人牛逼——交钱——成为时间的朋友。

卖书卖月饼卖大米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这些俗物经罗胖价值观开过光后,粉丝样样如获至宝,不但趋之若鹜而且深信不疑。每样都能当成速效救心丸一样收藏,拆包装时手都要上下15度摆幅抖三下,9至99岁男女通吃。

经过这半年的观察,你会发现关注罗辑思维会员的人大多数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呢?

1.想通过这个社群发家致富跟着罗振宇一起牛逼一起飞的,屌丝;
2.喜欢读一切编著类图书,什么老子的职场解读啦,走向成功之路啦,人生贵在坚持啦这种书,喜欢拿罗辑思维来标榜自己爱读书、爱知识的,屌丝(其实就的明明没有读过几本书,还偏偏想让人家承认他有文化)
3.容易被洗脑的一类,这类人范围比较广,从买面膜的微商到企事业单位的员工都有,特点是把罗辑思维的观点奉为圣经,别人发表个什么观点,他们都能拿出罗振宇的话来比对。“就像罗胖在《XXXX》那期里说的一样“,“罗胖不是说过吗,balabalabala”是他们的常用语。

这是东邪「罗辑思维」。

西毒「咪蒙」

首先咪蒙是谁?

一个拥有500万粉丝的公众号大V,一个永远都能掐中粉丝G点,每篇文章都是100w+阅读量的超级写手,一个一篇软文能卖70万人民币的公司老板。

著名自媒体人咪蒙

▲著名自媒体人咪蒙。

中文系出身的她,深谙文字传播之道,懂得把握用户的G点。

当我们身陷囹圄在770万大学毕业生当中寻找出路,感叹看过的那些美名其曰“努力就能成功”的鸡汤成功学,除了能带来3天热度的行动力之外一文不值时。

咪蒙出现了。

她告诉我们人丑是没办法成功的;她说世界是功力的;她说人要自私一点;她说我就是喜欢钱。

天哪。世间怎么有如此直白且真实的人!

哪怕思忖之后发现,这些逻辑对于我们未来的道路发展毫无益处甚至有害,但在看完的那一秒,却还是被实实在在的戳中心理,获得共鸣。

她用最浅显的道理,煽动最低端的人。

这是西毒「咪蒙」。

南帝「我就是凤姐」(毒瘤已被铲除)

在城市钢筋混凝土栖身的中产阶级很容易焦虑,需要看到一个装疯卖傻的人,用羞辱嘲笑来反衬自己的优越,用震惊来瓦解自己道德上的压抑。

互联网的兴起,成全了凤姐的黄粱一梦。凤姐应势而生,她被包装的颇有细节感,一言一行投大众所好,绝对是哗众取宠的网红大军中最娴熟国人混不吝心态的草根。

网络红人罗玉凤

▲网络红人罗玉凤。

她的套路就是:我穷我丑我矮我没底线——你欣赏不了是你的问题——骂我,你又没我骂的有特色——我是宇宙最牛,千古一人——你们还让我红让我富让我成榜样——转身就一句:一帮蠢货。

生活的挫败和窘迫倒逼着凤姐往上爬,炒作和包装拉着她往下试探,全民群嘲不怕怼。

在面对辱骂时,凤姐曾说过:我是社会大众捧出来的,是一个个网民顶帖顶出来的,所以这并不是我个人的低俗,而是社会。你今天把我罗玉凤按下去了,明天就有下一个这样的人冒起来。

凤姐有心计地利用着都市的羞辱,凭着足够奇葩的言论一再抓住大众的晶状体:为动车遇难者叫好;说爱因斯坦发明电灯;自称九岁博览群书,二十岁达到顶峰,六百年没有人超过我;说没有男孩子能在智商上超越我了,只能在身高和相貌上来弥补……诸多言论,怎么看都不该是一个正常大脑组织出来的语言。

凤姐在华丽蜕变成凤凰主笔、天使投资人、老板等角色后,稀稀拉拉的嘲笑和讥讽都风干出了酸溜溜的味道,批评凤姐成了一件有风险的事。

不可否认有一部分人开始正视这个努力的农村小妹:你看人家语出惊人同样落笔惊艳,虽为代笔,但代的文笔朴实白描,哀而不伤,措辞卑微,却用足了技巧,变着花样的表达。直逼作协副主席,斜逼作协主席。

可惜凤姐文章写嗨了连自己的台都拆,这两天刚被标榜励志传奇,就被撕下粗蹩的伪装,热泪盈眶的鸡汤文还是商业化团队包装出来的工业品。

凤姐没变,依旧是那个为了成功可以不择手段,步履蹒跚从社会底层往上翻腾的小人物,依旧是弱势群体在铁板社会翻身的样板。

但凤姐是个小丑,并不是十恶不赦的罪犯。凤姐,不过是各方利益裹挟下的一个丑的符号,也是我们这个五毒俱焚的社会露在外面的一个毒瘤,是这届网民不行。

这是北丐「我就是凤姐」(目前,此毒瘤已被官方铲除。)

北丐「吴晓波频道」

感谢吴老师,每次谈股市,都是建仓良机。

「吴晓波频道」每次都是高抬低落,只对过去历史作以零散总结,从不僭越成系统的理性总结,更无从谈及对未来趋势预判,基本属于马后炮中的二踢脚。

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

▲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

他的套路就是:我建议高抛低吸、卖压沉重、洗盘割肉——但我从没有炒过股——朋友都不信我的理论,但我就是对的,粉丝信我的——不听我是你的损失——信我损失的粉丝不能怨我——我开的是思想食堂——交智商税(180元)——武装你的财商思维。

如果不是因为出名,他就是用义乌作坊的生产方式攒起来一本本阅读理解,要命的是回观往期著作:《激荡三十年》、《跌荡一百年》、《浩荡两千年》……我不知道接下来人类史够不够吴老师写。

一个自称从不炒股的名人,用人云亦云的说辞点评股市,并妄下结论,能写出让股民大呼“可爱”的文章,但对资本市场却毫无经验,致使他的很多观点被股民群怼:一年前发文是股神,今天发此文乃怨妇。

如此评价再合适不过。

吴教授的焦虑让大家也很焦虑。癫狂者有之,赌徒亦有之,但这股市浩浩荡荡,从来都不缺端着说闲话的。

这是中神通「吴晓波频道」。

 人生简化和鸡汤荼毒

四霸以粉丝情感体验和心理诉求为第一要务的推文不断被量产,一边赚钱一边时时刻刻碰撞着读者激烈的情绪反弹,做内容起家并以此作为核心竞争力。

若仅以文章洗脑功力而言,五人在伯仲之间,但绝对远超常人所能,甩出普通人一条步行街外加1G十万加KPI数据还是保守估计。

他们都有一个教父式的灵魂人物在后面指点江山,虽卖文维生,可非但不避讳商业化企图还大肆吹捧,反差萌打懵市场,数钱数到累岔气。绝对是文人里最有商业头脑,商人里文字论笔画拍卖的。

他们的商业化建立在价值观输出的躯壳之上,通过价值观来筛选核心用户,让核心用户成为它们的无偿下线——传而不自己销,虚荣心的满足和装逼的优越感是唯一分成。

由此可见,满足粉丝情感想象,是获得拥趸的制胜秘诀,是彻底洗脑的不二法门,是成王败寇的伪成功学根基。但他们推文最大的马脚就是人生简化和鸡汤荼毒。

他们娴熟地刻意将一个灰阶社会说成黑白分明,掌握刻意撩拨观众痛点之精髓,鼓吹的观点可以怡情但很伤身,因为在极力说服你的同时,他们也在扶持新的偏见。正如古斯塔夫·勒庞在他的《乌合之众》中指出:群体夸大自己的感情,因此它只会被极端的感情打动。

态度的讨好、文字的谄媚,耳濡目染间正在愚化着你。像堕入名媛俱乐部的良家,穿上一件新款的维秘情趣。以前的不堪只是缺少风骨,现在的不堪则十分露骨。

而寄生于这个荒诞不经的时代,如若再恬不知耻摆出”理性中立”的姿势,一点不优雅,反而异常可笑虚伪,有时甚至无耻。

他们没有辜负狗屎运,机遇路过抓的稳准狠,也因此获得了声誉和利益,此后的传道屎味都若隐若现。是会有很多人被他们的姿势所吸引。

但退一万步讲,走红于这个时代的五霸并非想写文章启蒙世人,粉丝没什么好启蒙的,只想无偿散播精神罂粟,绝对是中产阶级五颗毒瘤,粉丝服用量大既蠢,还有报复社会的后遗症。

任何一种思想都有无数微小而复杂的影响因子,他们站在上帝视角,用几个标准让你在朋友圈装X有瘾,却总被真实生活打回狼狈的原形。由此可见一部分中产阶级嚷嚷的焦虑纯属活该。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不是这届粉丝不行,是这届天气太冷,冻的很多人都瞎了。

本文地址:,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社会物质财富的生产和集中,达到了这样一种程度,它令一部分人产生了一种错觉,即:人的存在是平常的,天经地义的,人活着就应该是幸福的,也自然会有幸福。

作者主页 邮箱 微博 腾讯微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