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遗产的最荒诞理由:帮人看猫

0

Paddington

悉尼Paddington地区的Coombers女士是名艺术家,她于1965年花了6500澳元买下了一座房子。在2003年去世时没有就将该房子的所有权留下遗嘱。

一名多年前来澳的伊拉克难民Sadiq声称称这个房子应该是他的,因为他和Coombers女士有长达17年关系。理由是
1.死者是他所爱的人。
2.帮曾帮死者照看猫。
3.他曾是死者的舞伴。

死者的邻居们新州最高法院就此质疑:Sadiq从来没有拿过这个房子的钥匙,老太太住院期间从来没有去探视过,也没有参加她的葬礼。

地产公司对该房屋的估价是75万澳元,当由于该房屋内堆满了死者的绘画作品,所以整体价值并不好估计。该房屋将于2月24日拍卖。

本文地址:,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社会物质财富的生产和集中,达到了这样一种程度,它令一部分人产生了一种错觉,即:人的存在是平常的,天经地义的,人活着就应该是幸福的,也自然会有幸福。

作者主页 邮箱 微博 腾讯微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