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启示录:从瑞典200人暴打“难民小子”说起

0

Stockholm's main train station提到2015年最具争议的话题,“难民”这个词相信不少国家都是不怎么愿意见到的,并且这一问题还在延续。而从民众到管理者无一都不得不在考虑一个问题,难民到底带给他们了什么?或者难民这个问题到底给他们带来了什么样的启示。

我们先从200个瑞典男人聚集起来暴打那些“难民小子”说起。瑞典正对难民失去耐心,这似乎是显而易见、有目共睹的事情。无论是去年8月瑞典新闻界披露了斯德哥尔摩一个青年音乐会上发生难民犯罪的案件却被故意掩盖的丑闻,还是最近我们又听说的22岁的难民中心员工被一个15岁的索马里移民所杀害的事情。瑞典人民已经怒火中烧了。

说到瑞典没有监护的难民,斯德哥尔摩中央火车站显然已经成为了难民的“根据地”,报道中不乏见到这些人成天喝酒、偷盗、骚扰女性。虽然瑞典内政部长说将遣返去年涌入这个国家“避难”的163000人中的80000人,但这对瑞典一些“足球流氓”们来说是还不够的。就在上周星期五晚上他们在斯德哥尔摩火车站暴走,数百名黑衣蒙面人对移民儿童大打出手。

有媒体报道称,一伙黑衣蒙面人在斯德哥尔摩火车站对难民及任何看起来不像瑞典本土人的人大打出手,而且在开打之前这200多人的团伙还散发了排外主义的传单,上面写着“够了”!据说这群“痞子”跟瑞典的“足球流氓”有关。但是,管它是什么,这显然已经足够说明一些问题,难民已经成为问题。在整个瑞典,充斥着这样的报道:警察已经无力应对,无力保护,无力调查对瑞典人的犯罪与袭击。

这群打人者在之前发放的传单中有这样的话语:“我们拒绝接受对瑞典女性一再的袭击与骚扰……我们拒绝接受这个曾经安全的社会遭到破坏……当瑞典人不能再安全的漫步在瑞典的街道,我们有责任解决这个问题……法制既已形同虚设,社会理所当然不该再按步就班,每一个瑞典男人都有责任奋起保卫社会不受外来犯罪分子的侵害……”

虽然传单中的话有偏激的成分,但是这些话于证实了某些瑞典人已经准备起来公开对抗无法履行社会契约的政府。那么,民众和政府在面对难民问题的时候产生了哪些矛盾,这里就不得不提到德国默克尔政府。

从此前的坚决接收难民的态度到现在松口称大多数难民只是被获准停留在德国一定的时间,默克尔似乎是在对一些批评买账,然而,日渐孤立的默克尔还依旧在呼吁其他欧洲国家伸出援手,因为“数字需要更多地下降,而不是重新上涨,尤其是在春天”,这其中或许有保护欧盟边境这个问题上有共同的利益原因。但是她也不能在对难民的问题上含糊其辞、扭扭捏捏了。有评论指出如果需要的话,对企图强行闯关的非法移民们开枪射击,虽然这不是大家所想看到了,但是,把武力威慑应该作为最终的手段。

German Chancellor Angela Merkel reacts as she addresses a news conference after a meeting with state premiers at the Chancellery in Berlin, Germany, January 28, 2016.      REUTERS/Fabrizio Bensch

对于民众来说,安全因素无疑是他们所考虑最多的,也是他们考虑“该不该接收难民”这一问题上的重要原因之一,从去年的巴黎恐袭,到最近又有报道称一名入住法国巴黎迪士尼乐园内的酒店的男子因为携带两只手枪和弹药而被捕,他当时还携带了一本《古兰经》。法国虽然目前仍处于三个月的紧急状态中,但还是发生类似的事情,幸运的是没有酿成大祸。但紧急状态下的法国都是这样,其他国家呢?Disneyland Paris

人道主义放在哪个历史时期都没有错,但是哪个历史时期的状况都是不同的,由难民引发的启示应该成为一些政府或者防患于未然的管理者应该深思熟虑的事情。难民该不该接收的问题肯定不会那么的简单,但是在这个问题已经逐渐成为社会主要问题时,管理者应该做些什么,而不是那些对政府失去信心的民众做出我们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事。

本文地址:,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文不能测字,武不能防身

作者主页 邮箱 微博 腾讯微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