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必须挺身而出捍卫我们的价值观

0

3457c1354ac3757200566e06451c2635人们似乎一直都在关注着多元文化给我们带来的好处,但往往忽略了多元文化带来的不利,有时候这些不利甚至是超出人们想象的,甚至会危及生命。悉尼街头的流血事件就是最好的例证之一。在这起枪击案件中,最大的痛点就是受害者是一位和你我一样的普通人,甚至是一位优秀的普通人。

虽然柯蒂斯•郑不是在澳洲土生土长,但他是一位出色的澳洲人。他从香港移民到此,开始了新生活。英语是他的第二语言,相比于去酒吧,他可能更喜欢在星期天和家人们一块儿高高兴兴去唐人街饮个茶。

他自己就是多元文化独一无二的体现。他和其他许多移民到澳洲的人一样,他们理解多元文化主义的价值基础。在他身上体现的是勤奋工作,以努力换取回报。他把自己的技能用在了公共事业上,他在警察局担任会计工作,为社区安全贡献出一分力量。

他是千千万万人中的一员,他们来到澳洲,珍惜这个新的机会。他的生命却被剥夺了。剥夺他生命的人,却是代表着澳洲多元文化中最差的那一歌环节——一些具有威胁的团体。他们被一种可鄙的受害者情结渲染和自我渲染,虽然这个国家给予了他们和他们的孩子机会,就如同给予郑的一模一样。

当你把这种受害者情结和暴力结合起来解读,你就不会吃惊,为什么有些人已觉得自己是殉道者,并且还要在现实中殉道。尤其是,当这些人是易受影响的青少年,当他们流连于祈祷室和网上聊天室,那里反反复复充斥着这样的信息:澳洲人以他们为敌,他们要以牙还牙。

如果你不是那么肯定的认同这种说法时,建议去看看上周四西悉尼抓捕行动的视频:一个无辜者在下班后被枪杀了,警察想调查与此事相关的人,但是被调查者的亲友的反应却是:大骂警察,对媒体扔鸡蛋,怒气冲天地质问这是不是小题大做。更让人气愤的是一人甚至认为他们是受害者,这已经令人无法再容忍了。

在多元文化价值观的背景下,人们不敢贸然或者冒险让那些根本没有兴趣融入我们的人来认同这种价值观。但是问题是,面对新来者,我们对价值观的坚持,以及通过学校系统对价值观的确认,实在太缺乏力度了。我们对多元文化主义的理解缩手缩脚,为了怕人家觉得我们不礼貌,宁愿让自由的价值观退避三舍。

你会看到,在穆斯林女罩袍的争辩中你会发现,澳洲中产阶级们,会去指责企业董事会里女性席位不足,却对男性霸权明显的罩袍要求一声不敢吭。

你会看到,我们的大学,现在可以很成功地让气候变化怀疑者Bjorn Lomborg消声,这人认为地球没有像之前说的那么快速度变暖。可是,几天以前,迪肯大学开了一个名为“伊斯兰传道的艺术”的研讨会,这个会上,一些极端伊斯兰分子们宣扬同性恋者和叛教者去死,却毫不受阻,任他们自由地宣讲着他们那些糟粕。迪肯大学的发言人却说“我们致力于公平公开的思想交流”。

一个多元文化胜利的良证,被多元文化最大的败笔谋杀了。毋庸置疑,郑先生曾经怀揣的理想,同样是来自战乱中的索马里和中东,贫困的印尼的众多穆斯林人们的理想,他们来到这片土地,双手拥抱新生。是那些死硬的少数派在威胁我们的社会肌理。

这个威胁,来自弥漫于伊斯兰社区的无中生有的被迫害感。欢迎您来到澳洲,但是,如果您不喜欢澳洲的法律和价值观,这儿就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本文编译自《周日晨锋报》

小编乱语:
这篇文章看似和我们华人没有关系,但你想想华人圈里那些有关种族歧视的事情。而上面的描述有惊人的相似之处。还是那句话,你来澳洲是寻求幸福生活的,别想着把你的优良“传统”带到澳洲,一碰到什么事情都拿出种族歧视这个挡箭牌来,只能让人鄙视。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看一下另一篇文章,《叫你别上多元文化的当》

本文地址:,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社会物质财富的生产和集中,达到了这样一种程度,它令一部分人产生了一种错觉,即:人的存在是平常的,天经地义的,人活着就应该是幸福的,也自然会有幸福。

作者主页 邮箱 微博 腾讯微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