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乳业对中国直接输出澳洲牛奶的计划可能搁浅

0


在过去三年里,宁波乳业以1000万元在维州南部的Kernot购买了五个农场,他们计划将这里的新鲜牛奶装瓶并空运至中国。但目前这一计划看似落空了。因为当地政府拒绝宁波乳业在此处建立600万元装瓶工厂的计划。

当地政府反对的原因是,牛奶装瓶工厂与周围的土地利用存在冲突;而且由于宁波乳业产量的大增,当地民众对潜在的污水问题也感到担忧。

反对者关注的另一个主要领域是,该项目的支持者是中国人,很可能以457签证手段输入大量中国劳工,对当地就业市场造成影响。一些人公开甚至表示,中国老板们“只在乎利润”。(宁波乳业的副总裁Harry Wang去年曾批评澳洲人工成本高,并表示可通过输入中国工人来提高农场盈利能力。)

维州反对党创新与产业事务发言人Kim Carr表示:“有广泛的证据显示,乡村产业,从食品加工到供应链,滥用457签证工人的情况非常普遍。”

say-no-to-china-free-trade
墨尔本市中心展示的反对中澳自贸协定的广告

Harry Wang表示当地政府居然能推翻受到州政府和联邦政府支持的计划,这让他大为惊诧。Wang对《周末澳洲人报》表示,“是州政府鼓励我们来维州投资,扩大乳制品的生产和出口的。”

这一消息可能会激起人们对澳中自贸协定的恐惧。自贸协定对本地就业的影响是联邦政府与反对党之间争论的核心问题。

本文地址:,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