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人在物质上很成功 却为此付出社会代价

1

虽然最近市场对澳洲经济发展不够快因而降低失业率非常担忧,但不可否认的是,自全球经济危机以来,澳洲的经济表现一直都令大多数富裕的国家羡慕。

虽然经济增长影响就业率——尤其是在移民涌入导致人口增长的情况下,不过国民生产总值不足以衡量一个国家的福利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

再遭受了劈头盖脸的批评后,澳洲统计局于2002年开始每四年对1.3万户家庭展开“综合社会调查”,从个人和社会的角度出发让我们了解澳人到底有多成功。

统计局于2014年公布了第四次调查报告。那么,这份更为人文的事后批评报告告诉我们什么?

表面看起来,我们一切都很好。但是往更深的层面看,你就会发现很明显的裂缝。

这份调查通过让人们打出0分到10分的分数来评估对生活的整体满意度——不是他们目前的感受或对生活某一方面的感觉——以衡量我们的“主观福利”。

我们的平均答案是7.6分,远高于经合组织全体国家平均的6.6分,也高于我们四年前打出的分数。

但最值得我们注意的是那些分数低于全国平均数的群体:残疾人士(7.2分)、单亲家庭(7.0分)、失业人员(6.8分)和精神病患者(6.6分)。想要改善全国福利额政府现在知道从哪里入手了。

当统计局挖得更深,出现滑移的方面变得明显。其中一个影响我们但在国民生产总值计算中——以及在大多数经济学家、政客和商人的思维中——被忽视的重要因素就死“社会资本”。

有很多调查显示这些事情与个人和社区福利息息相关。但这份调查发现我们的社会资本的许多方面不尽人意。

2010年,做过志愿者工作的18岁以上澳洲比例为36%,不过去年却降低至31%。人们像邻居提供非正式帮助的比例也下降了。

至于社会参与度,这份调查显示人们更不愿意参与社区群体,例如运动或体力娱乐,艺术与遗产保护小组和宗教群体。

当然了,正如统计局注意到的那样,人们见面和互动的方式正在发生改变。一些人认为年轻人尤其喜欢通过网络公民活动(即加入网络倡导群体或使用社交媒体来收集信息和传播信息)参与政治。

人们支持彼此的其他方式则基本稳定。2014年,照顾老弱病残的澳人比例为19%,与之前几年相比几乎没什么变化。

向居住在照料者家庭之外的亲戚提供帮助的澳人比例为31%,基本持平。这很可能反映了人口老龄化的现状。

去年,几乎每一个人(95%)觉得在危急时刻可以从家庭以外的地方获得帮助,与早前几年的结果相比并无变化。类似地,每周与家庭和朋友通过电话、短信或视频联络的澳人仍高达92%。

相比之下,面对面接触却从79%降低到76%。

此外,觉得在社区内总是或多数情况下都有话语权的澳人比例从2010年的29%降低至25%。

认为大多数人值得信任的澳洲比例仍保持在54%,但对我来说,这似乎远低于原本应有的水平。

在工作与生活平衡方面,澳人觉得时间紧迫,45%的女性和36%的男性称他们总是或经常赶时间。这比其他富裕国家更高。

我们的国内生产总值变现或许胜过大多数富裕国家,但我们似乎为更好的物质成功付出了很高的社会代价。

本文地址:,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社会物质财富的生产和集中,达到了这样一种程度,它令一部分人产生了一种错觉,即:人的存在是平常的,天经地义的,人活着就应该是幸福的,也自然会有幸福。

作者主页 邮箱 微博 腾讯微博
  1. q3994520762说道:

    如果在中国,有人肯定会引用古代鸡汤高手的一句话:鱼和熊掌不能兼得?但是,那是在中国。就是要反鸡汤进行到底,为什么不能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