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给正在减肥的同学看看- 盘点历史上的畸形审美

0

美在每个年代都着不同的定义,翻翻历史上的那些畸形的审美观点,简直是让人不寒而栗,感思考一下当代的审美观吗?是不是100年后,当代人的过度减肥会被写入这篇文章呢。

1、欧洲的束腰

就我个人来说,我觉得古代欧洲束腰的习俗比中国裹小脚还要残忍,裹小脚最严重的后果是残疾,束腰最严重的后果却是死亡

19世纪的欧洲一般曾发生多起因束腰致死的事件:肋骨过度受压,从而插破了肝脏。束腰束腰,但却不仅仅是缩小腰部,而是从乳房下端就开始紧紧勒到胃部,不少女性因此导致两肋出现长而深的伤口,深入肌肤,甚至因此死亡。1

束腰的原因很简单,两点:

1、女性总是通过表现自己无力劳作,来展示她们的高贵身份。

2、 男欢女爱之间,女人的纤纤细腰总能激发男人的性欲,当时的欧洲,女人腰肢的极度纤细常常能激发出男人极度的性欲。当“性”不便于公开谈论的时候,男人们便偷梁换柱,以“美”来为性感命名。

跟裹小脚一样,束腰也是要“从娃娃抓起”

大约九岁的时候,女孩们开始穿着束衣。由钢铁、皮革和木头组成全套四十磅重的装备,女孩子从腋窝直到臀部都被紧紧的挤压,紧到不可能充分的呼吸。

束衣分全骨和半骨,“全骨”是指每一根鲸骨都尽可能紧紧的排在一起。而如果两个鲸骨之间有一根鲸骨宽度的空隙,那么这种束衣就是“半骨”的。为了自己的女儿拥有更细的腰,在未来的婚恋市场能找到更高一级的家庭,甚至有些母亲会给她们的女儿穿上“双骨”束衣。

穿束衣时,女孩以床柱作为支持,手被皮带捆在床柱上,母亲用膝盖顶在女孩的背上尽可能的勒紧系带。母亲可能会从下到上收紧束衣的系带,然后紧紧的打结, 并把多余的绳头剪掉,只留下一个秃秃的绳节。有些母亲会使用蜡和戒指将绳扣封死。最后她们才会拉紧肩带,此时女孩已经痛不欲生。

束衣上的系带 和肩带都被收紧后,她们根本无法活动肩膀。如果不用尽所有力气使肋骨在束衣的限制下向外扩,根本无法完成延续生命所需的呼吸。这会让她的肋骨收缩到更小的 范围,当然,伴随着疼痛。这种疼痛被比作插入两侧肋骨里面的炽热刀子,伴随着每一次呼吸而来的穿刺般的疼痛。许多女孩会晕倒,一些母亲会放松束衣,但是束 衣制造者们推荐不要解开束衣,而是使用手更深的挤压肋骨——人工呼吸,同时在女孩的鼻孔使用嗅盐帮助她们醒来。

若想自己脱掉束衣或者放松它, 这是根本做不到的。在几乎所有的款式中,女用束衣前面都没有钩扣,或者其他任何形式的前开。脱掉她们的唯一办法就是松开背后的系带,在肩膀被严格的向后向 下牵拉的情况下,想碰到背后顶端那系死的绳扣完全不可能——无论绳扣是否被封住,这就让使用者无法凭借一己之力脱掉束衣。

在大部分情况下,女孩要穿着束衣睡觉,第二天母亲只是简单的剪掉绳扣重新打结、把系带整理到一个新的位置。因此,束衣从来不曾放松或被脱掉,只是系得越来越紧。为了缓解女孩的痛苦,身体会渐渐适应束衣的外形,而母亲只需要不断把它收紧。

穿着这样的束衣,女孩子不得不“淑女”起来——缓慢而娴雅的移动,站得笔直好像立正的士兵,如同小鸟一样进食。想多吃一些根本不可能,不能跑和跳,也不能懒散的坐倒在椅子上。

当时的束腰及裙撑2

《乱世佳人》中也有束腰的镜头——郝思佳使劲抓住床柱,要女仆拼命帮她把腰束得再细一点
这是电影里的镜头3

和现实的古代欧洲妇女比起来,电影中的完全可以称为“水桶腰”4

在当时的欧洲,腰围究竟多大才算正常呢?

不同时期欧洲宫廷订立的标准会略不一样,但民间有一个传统的腰围标准——一个女孩应该能用她的双手环握其腰部。

最严苛时期标准是十三英寸(33.03cm);伊丽莎白一世统治时期,标准被放松到十八(45.72cm)到二十(50.8cm)英寸,但随后就又返回到十四英寸(35.56cm)。法国的凯瑟琳德梅第奇订立的宫廷标准是十四英寸。

八九岁的孩子自然是忍受不了这样的痛楚,十三四岁开始发育的女孩被束腰禁锢也是痛苦不堪,不少孩子想方设法解开或者剪短束绳,好让自己呼吸顺畅一些,放松束衣的最好机会是在夜晚,因此,五花八门的床上紧缚方式就应运而生了。

阿德摩尔夫人的回忆录《时尚的奴隶》,讲述了她是如何在手臂被绑在身后的情况下睡觉的,自从九岁,她开始穿着束衣的时候,她就被绑着膝盖和脚踝睡觉。她的表妹和姐姐也都是以这种形式,被捆绑着全身睡觉,如果有任何人抱怨,她的继母就会在第二天惩罚抱怨的人,她的手臂会被绑在身后一整天。在超过一年的时间 中,阿德摩尔夫人的手臂每天都被绑着,为了惩罚更多的抱怨,她还要带上一种惩罚面具——失明禁声面具。

面具通常都是使用柔软的皮革制作,罩住整个头和脸,这种面具没有留给眼睛和嘴的开口。有些面具在耳朵的部分还有填料,可以让佩带者无法听到声音,利用 数小时没有视觉听觉也不能发声的紧缚时间来镇压叛逆的女孩是十分有效的。有些学校坚持让所有女生在睡觉的时候使用这种面具,这样夜间躺在床上她们就无法相 互交流了。

因为欧洲贵族女人们为了细腰丰臀的美,使塑身衣极为畅销,随着技术的进步大量坚硬和可以弯曲改变曲线的鲸骨、鲸须被嵌入塑身衣和裙撑,从此荷兰专门设立了捕鲸公司,由此陆地上的宫廷女人成了大海里鲸鱼的天敌,就此而言,鲸鱼真是最无辜的动物。

丰乳肥臀细腰,但我真欣赏不来5

2、中国古代的裹小脚

缠足,即把女子的双脚用布帛缠裹起来,使其变成为又小又尖的“三寸金莲”。“三寸金莲”也一度成为中国古代女子审美的一个重要条件。女孩从四、五岁起便开始裹脚,直到成年后骨骼定型了方将布带解开,也有终身缠裹者。

据考证,缠足兴起于北宋。宋代的缠足是把脚裹得“纤直”但不弓弯。元代的缠足继续向纤小的方向发展。明代的缠足之风进入兴盛时期,出现了“三寸金莲”之说,要求脚不但要小至三寸,而且还要弓弯。清代的缠足之风蔓延至社会各阶层的女子,不论贫富贵贱,都纷纷缠足。6

缠足尤其是折骨缠的产生,有许多社会文化上的因素,包括:

审美:当时人不论男性或女性,都认为足小为美,尤其对男性来说,小脚具有性的吸引力。在当时,三寸称之“金莲”,四寸之内被称为“银莲”,大于四寸者则称为“铁莲”,可见崇尚小脚的程度。

恋足、性感带:据说,由于缠足后行走困难,恰恰锻炼了阴道周围的肌肉,防止阴道松弛,甚至保持处女阴道般的收紧状态。而女性平时绝不裸足,对男性而言可窥见其私密之处,亦有类似恋足兴趣。清朝文人李渔在其《闲情偶寄》中发表,裹脚的最高目的就为了满足性欲,玩弄方法达48种之多,在中国古代,脚为女人除了阴部及乳房外,第三“性器官”。甚至穿在小脚上的绣鞋也被赋予了性内涵。

上几段冯骥才《三寸金莲》里的节选吧,我是在大学的时候看到这本书的,当时很震撼。

“这就要裹了,香莲已经不知该嚷该叫该求该闹,瞅着奶奶抓住她的脚,先右后左,让开大脚趾,拢着余下四个脚趾头,斜向脚掌下边用劲一掰,骨头嘎儿一响,惊得香莲”嗷”一叫,奶奶已抖开裹脚条子,把这四个脚趾头勒住。香莲见自己的脚改了样子,还不觉疼就又哭起来。

奶奶手好快。怕香莲太闹,快缠快完。那脚布裹住四趾,一绕脚心,就上脚背,挂住后脚跟,马上在四趾上再裹一道。接着返上脚面,借劲往后加劲一扯,硬把四 趾煞得往脚心下头卷。香莲只觉这疼那紧这踒那折,奶奶不叫她把每种滋味都咂摸过来,干净麻利快,照样缠过两圈。随后将脚布往前一拉,把露在外边的大脚趾包 严,跟手打前往后一层层,将卷在脚心下的四个脚趾头死死缠紧,好比叫铁箝子死咬着,一分一毫半分半毫也动弹不了。 ”7

香莲见自己一双脚,变成这丑八怪,哭得更伤心,却只有抽气吐气,声音早使尽。奶奶叫她起身试试步子。可两脚一沾地,疼得一屁股蹲儿坐下起不来。当晚两脚火烧火燎,恳求奶奶松松脚布,奶奶一听脸又板成板儿。夜里受不住时,就拿脚架在窗台上,让夜风吹吹还好。

转天脚更疼。但不下地走,脚趾头踩不断,小脚不能成形。奶奶干脆变成城隍庙里的恶鬼,满脸杀气,操起炕扫帚,打她抽她轰她下地,求饶耍赖撒泼,全不顶 用。只好赛瘸(又鸟),在院里一蹦一跳硬走,摔倒也不容她趴着歇会儿。只觉脚趾头嘎嘎断开,骨头碴子咯吱咯吱来回磨,是扎心疼,后来不觉疼也不觉是自己的 了,可还得走。

香莲打小死爹死妈,天底下疼她的只有奶奶。奶奶一下变成这副凶相,自己真成没着没靠孤孤零零一只小鸟。一天夜里,她翻窗逃出 来,一口气硬跑到河边,过不去也走不动,抱着小脚,拿牙撕开裹脚布,打开看。月亮下,样子真吓人。她把脚插在烂泥里不敢再看。天蒙蒙亮,奶奶找到她,不骂不打,背她回去,脚布重又裹上。谁知这次挨了更凶狠的裹法,把连着小脚趾头的脚巴骨也折下去,四个卷在脚心下边的小趾头更向里压,这下裹得更窄更尖也更 疼。她只道奶奶恨她逃跑,狠心罚她,哪知这正是裹脚顶要紧的一节。脚趾头折下去只算成一半,脚巴骨折下去才算裹成。可奶奶还不称心,天天拿扜面杖敲,疼得 她叫声带着尖,钻墙出去。东边一家姓温的老婆子受不住,就来骂奶奶:

“你早干嘛去了!岁数小骨头软不裹,哪有七岁的闺女才裹脚的,叫孩子受这么大罪!你嘛不懂,偏这么干!”

“要不是我这孙女的脚天生小,天生软,天生有个好模样,要不是不能再等,到今儿我也下不去这手……”
“等,这就你等来的。等得肉硬骨头硬,拿扜面杖敲出样儿来?还不如拿刀削呢!别遭罪了,没法子了,该嘛样就嘛样吧!”

奶奶心里有谱,没言声。去拾些碎碗片,敲碎,裹脚时给香莲垫在脚下边。一走碎碗碴就把脚咯破了。奶奶的扫帚疙瘩怎么轰,香莲也不动劲儿了,挨打也不如扎脚疼。可破脚闷在裹脚条子里头,沤出脓来。每次换脚布,总得带着脓血腐肉生拉硬扯下来。其实这是北方乡间裹脚的老法子。只有肉烂骨损,才能随心所欲改模变样。8

刚裹小脚没多久的孩子9

当年的女子把遭受折磨当荣耀。她们的脚小了,站在那儿前后不稳,反觉得娉婷婀娜;走路呢,由于失去了脚前掌,必须小步快走,自然很有速度,便带动身上的裙带飘飘,男人看了便心旌摇荡。

但为了得到这样一双“美足”,必须把一双“平板”扭断,塑成“三寸金莲”,那是一个“惨”字了得。可是那时候都那样,凡女子都认为跟生孩子一样,把扭断脚趾当成应受之罪,没有谁提出过反抗。有的女孩因为裹脚太狠,平日里站都站不住,出入都需要别人抱着走,但这样的“抱小姐”在当时是只有富贵人家才能拥有的。1011

缠足似乎还有另一个目的。由于脚小不便于行走,让女人缠了足就可以防止“红杏出墙”。如同古代埃及的男人不给妻子鞋穿;中世纪的欧洲男人为女人制作了贞操带。而实际上,在贫穷落后的中国,除了少数的富裕人家女子外,大多数小脚女人不得不为生计而奔波,她们付出的艰辛,要远远超过一个天足的女人。

正常脚和小脚对比1213

缠脚缠裹的过程,简单地说就是裹尖的时候将外侧四个脚趾蜷握,并将脚掌上的外侧纵弓部分拗屈。裹瘦的时候脚横弓向下拗屈,并进一步对外侧纵弓拗屈。裹 弯的时候才将脚的内侧纵弓拗屈,并进一步将外侧纵弓拗得更彻底。脚裹好以后,脚掌上用于缓冲冲撞力量的脚弓消失了,走路时得用膝关节和踝关节做缓冲。

因为脚掌裹瘦到仅剩大拇趾,走路时脚掌向前推的力量很小,多以脚跟着地,运用大腿的力量运步,小腿肌肉萎缩不发达,所以缠脚了以后小腿也跟着变细,大腿则反而增粗,也有人走路时用大拇趾球和脚跟一起着力的,这样走路就变成外八字走路,也是小脚常见的走路形态。

鞋子倒是做得很精致15 14

脚就一点也不精致了16

3、女性割礼

与1940年代相比,如今,埃及15到19岁少女进行的割礼盛行率已经从96%减少至81%;但15至48岁的女性中仍有91%都接受过生殖器切除手术,切除她们部分或全部的外生殖器(阴蒂与大小阴唇),有的国家甚至会将阴户缝合,只留一个小洞作为排经血之用。

女性的割礼是一种仪式,于四岁至八岁间进行,目的是割除一部分性器官以免除其性快感,并且确保女孩在结婚前仍是处女,即使结婚后也会对丈夫忠贞。全球大约有一亿三千万名妇女接受割礼,而且每年还以二百万人次成长。在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以及冈比亚等三国,几乎所有女性都必须接受这项痛苦万分的手术,在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与菲律宾,接受割礼的人数也很多。

接受割礼的女孩17

割礼是由女孩的母亲及女性亲戚操刀,而且父亲必须站在门外象征性地守护这项工作的进行。少女坐在一张几乎不曾清洁过的椅子上,有多位妇女按住她。

接着一位老妇将她的阴唇打开,用针刺固定在一旁,让阴蒂整个露出来。然后用厨房里的菜刀将阴蒂头切掉,并且将剩余的阴蒂纵切开来。期间会有一名妇人不断地擦掉血液,女孩的母亲将手指伸进切开的阴蒂,将组织整个挖出来。

此时女孩发出凄厉的惨叫声,但根本没有人理会她是这么痛苦。当母亲切除阴蒂时,会把肉清除到见骨为止,甚至连阴唇周围的部分也不能留下。

偶尔会有女孩因为无法再承受如此剧痛,想要咬舌自尽,因此会有一名妇人仔细观查女孩的嘴巴,不断地在伸出来的舌头上撒上胡椒,让它立刻缩回嘴里。

波科特妇女们搬动大石头,少女们将坐在这些石头上接受割礼。18

非洲割礼的习俗已有4000多年历史。也有考古发现,几千年前的埃及木乃伊中就有受过割礼的妇女。也有研究称,割礼起源于犹太教,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当地人认为,女孩割礼在很大程度上是贞操观的体现,去除女孩性敏感部位,封闭女孩阴道,可使他们失去性欲,免除性快感。

当手术完成后,母亲会用刺槐的针状物将外阴部的两侧缝合起来,只留下一个很小的开口来排泄尿液与经血。这个人工洞口愈小,女孩的价值就愈高。”

割礼的目的之一,是提供给男人可靠的“验贞”方法。他可以通过检查新娘的外阴情形来判断她是否处女。性交时女人伤口被撕裂,然后愈合,然后再撕裂,就这样周而复始、苦不堪言。当丈夫外出放牧或务工时,这种割礼功能亦可用于他回家时来检验妻子是否忠实。

因敏感部位被割除,以及性交造成的疼痛,事实上,被施割礼的女子成为了“无性者”,她没有性欲,一生里永不会得到性快感——此层面上,被施割礼的女性与被阉割没有区别,尽管她可以行房,却因肉身的残缺而不能得到任何快乐,反而尽是苦痛。原始宗教的禁欲戒律认为“女子不应该对性有兴趣,这是恪守贞操的根本”。但讽刺的是,在生理学意义上,被施割礼的女人可以给男人造成更大的性快感,因为她们的阴道口永远都是很小的。

割礼使用的工具从碎玻璃到剪刀,品类不一19 20 21

4、太监

晚清太监马德清老先生回忆这难忘的酷刑时,痛苦地流下了眼泪,他说:“我九岁的那一年,有一天,我父亲哄着我,把我按在铺上,亲自下手给我净身,那可真把我疼坏了,也吓坏了,疼得我不知昏过多少次。……我不懂父亲为什么这样整治我,我也没有淘气,惹犯老人家啊!

专门为想当太监者作阉割手术的行家,人称“刀子匠”。“刀子匠”没有固定的薪俸,但都是政府认可的专家。刀子匠的职业、技艺都在本家族内部世代沿袭相传,一般不传给外人。

普通“刀子匠”的手术费是每阉割一名太监六两白银,负责到完全治好。可是接受阉割的人往往都是穷人,大多数没有现银,因此要有担保人,手术费可以事后补交,但无论怎样,没有担保人,“刀子匠”是决不肯动手的。

在清朝末年的都城北京阉割制造太监的行业中,有两家垄断大户:南长街的“毕五”和地安门内方砖胡同的“小刀刘”。他们每个季度给总管内务府送去净好身的成品小太监40名,每年共4次160名小太监。

“毕五”和“小刀刘”他们积有多年的经验,而且有一套完整的设备。加上技术高超、手段干净利落,使被阉割者的伤亡率很低。因此,当时想把孩子送到宫里当 太监的人,首先要到毕家或刘家去“挂舀子”,也就是报名。然后经过一连串审查,看相貌,听言谈,试伶俐劲儿等全套的检查。直到他们认为合格以后才能收留下 这些孩子。

太监被阉割时,仰卧在炕上,一人固定其腰部,另外二人分别按住其两条腿,并用布扎紧其腹部和大腿上部,生殖器和阴囊用辣椒水清洗后,主刀者再最后问一 次被阉割者“后不后悔?”待其说“ 不后悔”后,才将其阴茎和阴囊割下。除了主刀者外,一般还需三四名助手。被阉割者都需采用半卧姿势仰倒在床位上,几位助手将他的下腹及双股上部用白布扎 紧、固定,然后有人负责按住其腰腹部,另外的人则用“热胡椒汤”清洗阉割部位,加以消毒。用于阉割的手术刀是一种呈镰状弯曲的利刃,使用时在火上烤一下, 便算是消毒了。

第一步是割睾丸。在球囊左右各横割开一个深口子,把筋络割断以便把睾丸挤出来。这需要阉割者身子打挺,小肚子使劲往外鼓。待用全身的力气把睾丸挤出来,刀子匠会把片好的猪苦胆贴到球囊左右两边。

第二步是割阴茎。这需要相当高的技术,割浅了会留有余势,将来里面的脆骨会往外鼓出,就必须再挨第二刀,即宫里俗称的“刷茬”;如果割深了,将来痊愈后会往里塌陷,形成坑状,解小便时呈扇面状,一辈子不方便。宫里的太监十个有九个都有尿裆的毛病,这就是阉割的后遗症。

阴茎割除后,要插上一根大麦秆,然后把猪苦胆劈开,呈蝴蝶状地敷在创口上。据说也有的是用栓状白蜡针插入尿道,并用冷水浸湿的纸张,将伤口覆盖包扎。

醒来还要喝大麻水,大麻水喝下去会让人失去意识,迷迷糊糊像吃麻药、吃四号的、吃安非他命,所以应该是毒品,大麻也是泻药,喝了大麻水,一直漏尿,漏到肚子都空无一物。

通常男孩七八岁的时候就送去阉割了,因为再大些就会开始发育,容易切不干净,宫里面也不喜欢。
手术好的第二天,可以喝粥,不可吃硬的食物,床的下面,放一个破的盒子,那是要放屎用的。

被阉割者在手术后必须由人架持搀扶着在室内遛二至三个小时,然后方可横卧休息。手术之后的三天,他们躺在特制的门板上,双手、双腿都被套锁牢牢地捆住,根本不能动,目的主要是避免触摸创口,以免感染。门板中间还留有带活板的小洞口,大小便时用。

当时也没有太好的止痛消炎手段,为了避免伤口感染要严禁饮水,可谓是痛苦异常。待三天后白蜡针或麦秆拔除,尿液能够排出,手术即告成功。然而苦难并没有过去,最重要的是抻腿,每抻一次都痛得心肝碎裂、浑身发颤,但这对阉割者来说是必须的,否则可能导致腰佝偻,一生都不能伸直,所以只能忍受这种剧痛。此后的调养期仍需百日左右。

没钱的人家也能找干私活的阉割师傅,可是私下交易,也有两种价钱,保活的是一种价,管阉不保活的,又是一种价。

阉割用的工具22

清末出宫的老太监23

其实,太监并不是中国的特产。在古代埃及、希腊、罗马、土耳其、朝鲜,乃至整个亚洲都有太监。只是,中国的太监制度是最根深蒂固的。

权倾一时的慈禧和宫内太监24端康皇太后(光绪皇帝的瑾妃)与众太监25

下面说说外国的太监,不过资料比较少

苏丹的后宫所使用的宦官并不需要阉割净身,而是清一色使用的是黑人。想想也是,由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 的后妃几乎全部是来自法国、意大利或者乌克兰、希腊的欧洲白种姑娘,她们的子嗣,即历代苏丹也都是彻底的欧洲白人血统,所以只要哪一个后妃生出一个黑白混 血儿来,红杏出墙的证据就是明摆着的。

本文地址:,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社会物质财富的生产和集中,达到了这样一种程度,它令一部分人产生了一种错觉,即:人的存在是平常的,天经地义的,人活着就应该是幸福的,也自然会有幸福。

作者主页 邮箱 微博 腾讯微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