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博士告大学性骚扰不成 反要赔偿90万

0

14477_150612123008_1

一名华裔工程学教授状告蒙纳士大学(Monash University)性骚扰和性歧视一案被驳回,法庭还命令当事人向该大学及其高级学者支付90万澳元赔偿。

陈绮芝(Qizhi Chen音译)博士向蒙纳士大学和另外2名教授提出的53项指控在2月份被联邦法院驳回。法官崔西(Richard Tracey)说陈博士将“无恶意”的事件重现为歧视或性骚扰。他说她是“最不令人信服的证人”,她的说法没有证据支撑,并勒令她为该大学和教授支付法律 费用。

法官崔西上周还命令陈博士向该大学和学者们额外支付90万元的赔偿,因为她拒绝了他们早前提出的3万元和解费。虽然可自由决定将诉讼费判给败诉方,但联邦法院也有一条规定称如果“申请人在毫无理由的情况下拒绝接受和解”,另一方有权获得赔偿。“(陈博士)未能在任何一方有大笔费用产生前接受慷慨的和解费,在我看来是没有理由的。她获得的独立法律建议强调了她在此案中的弱势,对方律师经过努力后确保她明白,如果她不接受和解会产生何种后果。”法官崔西说。

陈此前说大学不给她升职是性别歧视,当年有3名男性候选人获得升职,她认为他们的贡献与她是一样的。她说第二年有另一名教授错误评估了她的研究工作,认为这是在歧视她。法官说这是她的“幻想”,因为这位教授后来投票支持她升职。

在关于性骚扰的说法中,陈说一名男教授给她发了一封又长又详细的电子邮件,鼓励她在他旅行期间给他发电子邮件。法官说这位教授的做法不涉及性方面。陈说另一名教授要求给她展示他iPad上的一个游戏,该游戏要求玩家用笔将精子拖入盒子里。但校方在iPad上没有找到这个游戏,陈自己也无法识别。

陈在整个案件过程中都是自己为自己辩护,说她不应该支付赔偿,因为她认为自己有理。她说她提出过10次妥协,但大学和学者们都不接受。法官说这些妥协很多都是她在拒绝学校的和解提议后才提出的。

大学和学者们要求法院判赔100多万的诉讼费,但法官说他们只有权获得提出和解2个星期之后产生的费用。就在法官写下最后决定的时候,陈要求法院命令蒙纳士大学和它的学者支付她66万9123.32元,她说如果她也找代理律师就会产生这笔律师费。法官说她没有理由做出这个要求。

小编乱语:这90万是使对方的诉讼费费用吗?这也太高了吧,难怪在澳洲律师们的收入这么高,真是长见识了。

本文地址:,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